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返回列表
 
 
  • 阅读:149
  • 回复:1

【射雕英雄传同人/黄药师x王重阳】《凭海藏玉》(未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级别:
布衣
发帖:
2
纵横通宝:
21
经史子集:
12
明堂之令:
1
纵横金锭:
0

本文衍生自b站2017版射雕英雄传同人mv《秋风知月明》,cp为黄药师x王重阳。
借鉴部分abo设定,男男生子,篡改原著向,雷者慎入。
看本文前请务必先看mv,不能接受其中内容的还请不要阅读本文,谢谢!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408440/?from=search&seid=1550522397261056404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返回顶端 [0 楼]  发表于: 07-09
 
 
级别:
布衣
发帖:
2
纵横通宝:
21
经史子集:
12
明堂之令:
1
纵横金锭:
0

(一)
       人生于天地间便有情有欲,因为情之一念、欲望万千,不知引出多少悲欢离合。任红尘俗世也好、出家入道也罢,只要脱不下凡胎肉体,便逃不脱情欲执念。若以情为上流,欲为下作,那情之一字,究竟是苦是乐、是好是坏,又有谁能够说得清楚?

       且说南宋孝宗年间,有一本道家绝世武学秘籍《九阴真经》掀起江湖腥风血雨,无数英雄豪杰为之争夺不休。后来事情越闹越大,连全真教教主王重阳、东海桃花岛岛主黄药师、丐帮帮主洪七、西域白驼山山主欧阳锋和大理国皇帝段智兴这当世五大绝顶高手也无法置身事外,约定在华山论剑,谁的武功天下第一,经书就归谁所有。他们相斗七天七夜,最终“中神通”王重阳取胜,其余四绝拜服他为天下第一。王重阳将经书封存,无人再敢有争夺之意,自此武林恢复平静,一晃四年便过。

        江涵秋影雁初飞。江南好风物,空气里虽然带着几分燥热,可丝毫不影响无锡城里人来人往。这一日正是九月九日重阳佳节,踏青登高之人络绎奔向城外,小街后面的百年老店“松鹤楼”难得冷清了许多。一楼没几个食客,二楼只有后阑干处坐了一个青袍男子,二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高瘦,低头看不清面目,举杯投箸间虽是孤傲,竟也不失豪情,只是自斟自饮颇有感伤之意。

江湖上这等风采,当世唯有“东邪”黄药师一人。他本是这无锡城中一个世家子,早年厌弃家规愤而出走。如今人事代谢,族中已无亲人,只留下一座老宅蛛网封门。他素来蔑视礼教,只是这忠孝乃人之大节,哪有不心生悲痛之理,早起去拜祭了父母后便在松鹤楼上借酒舒怀。不知不觉间,半日过去,已近黄昏。

        对面客栈里宿客也是不多,二楼有扇窗户悄悄打开,一个道人修身长立,静静注视了他良久。风里渐渐送来些细不可闻的檀木清香,黄药师蓦然一抬头,正与那道人四目相对,只觉得对方那一双妙目清亮更胜昔年,只是双颊又清削了,鬓上更添霜色,气色却是比上次见时好了许多。他心头一喜,暗道:“他的伤竟是好了吗?”

        那道人身上布袍略显松垮,衣袂与颌下长须随风一荡,飘飘如要飞升,却是一直冲着他微笑。黄药师看得怔了,忽的放下了酒杯,吟道:“不相见,不相见来久。日日泉水头,常忆同携手。携手本同心,复叹忽分襟。相忆今如此,相思深不深?”他念的这首诗是唐朝诗人王维赠别好友裴迪时所作,裴迪曾经和王维一道隐居终南山,而那谪仙般的道人正是终南山上全真派掌教王重阳。自从两年前在前终南山下分别,他对王真人的思念之情如水长流。如今在这大悲之日,乍然遇到故人,他心中的惊喜可想而知。

        两人自华山论剑之时便情意相投,中原五绝各有气度,但他二人谈吐见识却最为投合。王重阳虚怀若谷,心纳百川,他虽然生性内敛自持,却欣赏黄药师洒脱不羁,敢抒己见,以之有晋人风骨。黄药师不屑清规戒律,却对王重阳的谦和自省心生敬意,他一生自视甚高,若非棋逢对手皆是不屑一顾,待到论剑过半,他嘴上虽然仍不言语心中已对王真人佩服万分。

        他二人各自已高看对方一眼,更不知为何,二人独处一久都渐渐觉得对方身上隐约带有异香,王重阳只道是黄药师效法魏晋风度,所穿衣物经过熏香本是常事,黄药师更是以为王真人参悟经典焚香静心,久而久之周身檀香味道自然驱散不了。哪知道相处越久这味道便越发沁人,也不如何浓烈只是若有若无萦绕在鼻息间,注意去嗅却又不知所终了,久而久之心躁体热,自己却又闻不到自己身上的味道,任凭天寒地冻大雪纷飞也盖不住情愫耸动。当日华山绝顶上还有其余三绝,那三人却是对他二人的异状不曾察觉,这等事情更不好开口询问,他二人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在对方闻来皆是体带异香。

        黄药师桀骜不驯惯了倒还好说,王真人素来清心寡欲,久而久之便觉得尴尬,下山后也没有与黄药师再定下重会之期。他大半生忧国忧民从未有过此等念头,修习内功也是自我磨砺宠辱不惊,最忌讳心生杂念。只是这耸动一旦萌发再难抛却,越要抛却越是心绪杂乱,强行淡忘更是自欺欺人,在第二年春天某日打坐时一个不慎,竟然内息岔道伤了心脉。他早年本就存有旧疾于此,纵然修得无上神功也只能救人不能医己。武林高手的内力全仰仗周身气息游走形成,而血为气之母,心脉乃是人周身供血的大关,心脉一塞便气血两亏,如果自行运转内力强行疏通,轻则伤及脏腑,重则加剧心脉伤势。他又已立誓绝不练习《九阴真经》,一时间只能凭借深厚内力压制旧伤再另想办法解救。他一连服了几日丹药伤势方才稍缓,不料黄药师竟然不请自来,奉上拜帖说自己已经解开了那个疑惑。

        王重阳出身世家,初为抗金义士在外奔波时父母曾瞒着他为他说下一门亲事,女方姓林,唤做朝英,自幼跟随一位异人修文习武,才貌双全。那时他满心只有抗金大业,战事如火如荼正在焦头烂额,对女方更是半分情谊也没有,如何能够任由摆布?说不动父母他便干脆不再回家,甚至散了家财填充军饷,又在离家不远的终南山修筑古墓暗藏器甲粮草,二老对他失望至极,对外便称他因病去世,这门亲事就此不了了之。他抗金数年间不得返家,等到义举失败双亲也已辞世,临终竟也不派人来通知他,房产田地皆给了族中旁枝,他唯有住在自己修筑的古墓中。世态炎凉,几年间故人好友、同袍旧部竟然没有一个来探望他,他更是心灰意冷,觉得无面目再见江湖旧侣,终日如行尸走肉般不出古墓,直到有一日一个人找上门来。

       那人初始在门外大骂他不孝至极罔顾人伦,继而嘲讽他识人不明一事无成,在外面连续骂了他七天七夜,终于激得他出了古墓。那人仔细瞧了瞧他的面目,忽然哈哈一笑,说道:“你既出来了,就不用回去啦!”继而话锋一转,朗声道:“你当年拒我,无非瞧我不起。你我在功夫上见个高低,你若输了便不许再当这活死人,前约旧盟不可再违。”他心中有愧,不得已应了三场比试,前两场无论比剑斗掌都难分高下,第三场那人便要换个比法,在山峰绝顶指着一块大石说道:“你我以指端为笔内力为墨,看谁能写下字来。”

       王重阳自忖绝难做到,可就此认输也是不妥,正在踌躇间那人已在石头上簌簌刻下字来,直惊得他目瞪口呆。待到看清了所写内容,他低头沉默了半晌,柔声道:“你我无缘不可强求!我愿意出家为道,这座活死人墓就赠予你。”那人面沉如水,哼了一声,道:“你宁可出家也不愿……你出家入道与我何干,谁又稀罕你的活死人墓了?”王重阳道:“这墓中有一块寒玉石雕成的大床,可保死者肉身不朽、生者容颜常驻。”顿了一顿,又道:“我这道士与别家不同,不可娶妻生子。”那人道:“世上哪有这样的道派?”王重阳正色道:“我建一个,自此便有!”

       他自此以后便在古墓临近盖了全真观,出家为道士,又收下七位门徒称为全真七子,苦心潜修,光大门庭。他终日参悟道家经典,大彻大悟,只是有一件事始终疑惑于心中:那人与自己比剑斗掌都难分高下,如何能够做到用手指在大石上面刻字?在华山绝顶之时,他无意中向黄药师说起此事,黄药师心中明白这是使了诈却说不出所以然来,随着比武日益激烈他二人再未顾及此事,万万想不到黄药师竟然为此特意前来拜访他。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1 楼]  发表于: 07-09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