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返回列表
 
 
  • 阅读:295
  • 回复:2

【汉初/刘邦x韩信】胡不归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陈晏之
 
级别:
布衣
发帖:
3
纵横通宝:
22
经史子集:
13
明堂之令:
1
纵横金锭:
0

邦信系列短文,不定时更新

其一


无双

韩信在田径中的小路上走着,他骑着一匹瘦弱的老马,原本他是想带个精壮一点的,但是在马厩里徘徊了许久,终究还是牵走了这一匹。
月光浅浅的镀在他的身上,他看着自己在土路上的影子出神,汉王这里他已经不抱希望了,接下来的路,不知何去何从。没来由的,他忽然有种英雄末路的苍凉和不被赏识的痛恨,他已经等的太久了,似乎还要继续的等下去。很快,他便消解了这种低郁,天下之大,枭雄各起,总有他韩信的容身之地。
“韩都尉!”
身后渐有马蹄声响,他勒住缰绳,慢慢的调转了马头。
“萧丞相。”他很耐心的等着萧何过来,内心平静,随意组织着告别的话语,他有些惊喜萧何的追来,隐隐的,他似乎燃起了一点希望。
萧何是有些狼狈的赶到韩信身边,用衣襟擦了擦头上的薄汗,见到韩信后他总算放下心了。
他喘着气,还是一副思虑很重的模样,“韩都尉,你怎么走了?”
韩信微微颌首,“萧丞相,信谢您的赏识,然在信看来,信在汉王这里似乎无用武之地,不如良禽择木而栖罢。”
萧何是了解他的,他知道像韩信这种忍得了胯下之辱又惊才绝艳的人,所求的不过是能够被重视可一展抱负。他的确向刘邦多次推荐过韩信,但大多时候被刘邦所忽视。刘邦或许不了解韩信是何等的人才,但萧何知道,他自然不愿意放他离开汉军,韩信的离开对于汉王而言不仅是损失,更是隐患。
他诚恳劝解韩信跟他回去,并保证这次汉王一定会重用他,韩信心里渐渐有些动心,他最终选择了相信萧何。

刘邦很快就召见了韩信,尽管如此,刘邦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心里想着,你是个什么人物?值得老子的丞相这么高看?他盯着面前有些消瘦的年轻人,客气的一板一眼询问着,面上带着熟练的谦虚的笑意。刘邦知道,所谓眼高于顶的人才最吃这一套,他也有着些许的认真,想要看看,韩信能够给他带来什么惊喜。
韩信不是第一次见刘邦,他从心底里看不起这个泗水亭亭长出身的汉王,文武都没什么值得让他佩服的地方,如果认真算起来的话,也不过是他汉王的身份足够让人重视,但后来韩信又仔细的想了想,他能够成为汉王,其实也是一种本事。韩信需要刘邦的赏识,他迫切的需要这股东风来实现抱负。
他面对着刘邦不卑不亢,侃侃而谈,从天下大势谈到了各地军力,从宏图大略谈到了治军练兵。韩信似乎很久没有如此痛快地将他心中所想所谋真正的抒发出来,他眼神明亮,脸颊微红,一字一顿的胸有成竹下是青年意气。
这确实是个大惊喜。刘邦庆幸萧何将他追了回来,韩信给他构建的接下来的策略激发了他的野心,不得已而屈居于项王之下也是他的心结,这乱世,他为何不能争一争?
“韩都尉,请您留下来助寡人一臂之力吧。”刘邦诚心诚意道。
韩信嘴唇蠕动,似有所言,不是紧张他是有些激动了,仅仅是刘邦这简单的几句话,就让他看到了自己以后的道路,他深深的叩伏,“信万死不辞。”

这是荣耀的开始,也是覆灭的星火。
历史,冷眼旁观。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返回顶端 [0 楼]  发表于: 07-04
 
 
离线陈晏之
级别:
布衣
发帖:
3
纵横通宝:
22
经史子集:
13
明堂之令:
1
纵横金锭:
0

其二



良弓

皇帝再次宣召淮阴侯觐见的时候,还是得到同样的回复,称身患重病难以见驾。
正在看竹简的皇帝一把把竹简摔向内侍,这种怒气不亚于先前听见淮阴侯请封假齐王的奏章。
也许有一点不同的是,皇帝不必再掩饰自己的情绪。
皇帝在宫殿里来回走动,他沉思良久,挥手道,朕去看看淮阴侯是不是真病了。

皇帝下了车辇,忽略门口跪迎的守卫,径直进入淮阴侯府,果不其然在大堂里看见淮阴侯很有精气神的盘腿坐在案桌旁一心一意的刻着什么,案桌上零零散散搁置些弓箭。皇帝走近站在他的面前,看见弓箭箭尾处刻了个韩字。此刻淮阴侯才似乎有意识,他放下小刀,动作缓慢正要行礼,皇帝看他敷衍的情绪,嫌弃的摆了摆手,私下里,要这礼做什么。
皇帝正要坐下,淮阴侯说道,陛下那里刚放过弓箭,不大干净。皇帝退后一步,淮阴侯又喊,陛下!你踩着臣的竹简了。
皇帝站也不是坐也不安,强忍着不悦,甩了袖子,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淮阴侯小声嘀咕,这也是您的做客之道?
皇帝耳尖,听见他说的什么,他斜睨着淮阴侯,韩将军说什么?
淮阴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没有。

气氛有一瞬间的死寂。皇帝居高临下看着淮阴侯低着头的后颈,唤人在堂口摆了桌子,桌上放了皇帝从宫里带来的好酒。皇帝自顾自的走过去坐在垫子上,抬手斟酒,瓶盏清脆,酒香凌冽。
皇帝说,朕知道你又是在装病,朝会不去,宣召也不来,你是不是恃功而骄以为朕真不敢动你?
淮阴侯起身也没了再虚礼的意思,抱臂懒洋洋的靠着门框上,臣就等着这一天。
皇帝突然没话说,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另外一杯,抬了抬下巴,示意淮阴侯。
淮阴侯坐在皇帝对面,小口的抿着。
皇帝指了指院子里的一棵桑树,问道什么时候移植过来的?之前过来还没见。
淮阴侯撑着额头,摇晃着酒杯,一个多月前吧,这是做弓箭的最好木材,等时候差不多了,就把它砍了。
皇帝乐了,你一个侯爷,还专门种树做弓箭,是不是闲的?
淮阴侯说,是。
皇帝瞪着他,淮阴侯也瞪回去。
皇帝说,韩信,老子天天那么多事还特地来看看你,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淮阴侯沉默,有些迟钝的点点头。他半起身,给人斟了杯酒,声音微发苦,陛下,这进贡佳酿,臣怎么感觉还比不上陛下先前给臣递的茶水?
皇帝知道他的意思,但他却说,那是你不会享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有什么不好。
年轻的侯爷撇撇嘴,臣可以帮陛下练兵啊,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皇帝又好气又好笑,国家刚安定,朕的御驾连四匹一样的公马都凑不齐,打什么仗,练什么兵,定国安邦才是重点明不明白?
淮阴侯抱着膝盖,看着天空发呆,他说,陛下,臣整天呆着府里,几乎快要忘记战场里的号角是什么声音了。
皇帝慢慢的喝着酒,也不过一二载,当初垓下战役就像很多年前事一样。

不是暮年,却心老难复。

皇帝走的时候,淮阴侯在门口送驾,皇帝踏上车辇前,淮阴侯听见皇帝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韩信,你好好罢。
淮阴侯低头,板板正正的行礼,恭送陛下。

汉十年,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长乐钟室。——《史记。淮阴侯列传》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1 楼]  发表于: 07-05
 
 
离线水纹袖
级别:
布衣
发帖:
6
纵横通宝:
44
经史子集:
16
明堂之令:
2
纵横金锭:
0

莫名难过
先前读史记的时候,就觉得韩信和刘邦两人之间有点意思。刘邦把别人绑了还要偷偷说你别大声叫。而韩信呢,每次有人劝韩信别跟着刘邦,韩信就开始反驳他,就是那种只会夸刘邦对自己有多好多好这种毫无说服力的话,一个兵仙偏偏嘴笨得要死。
最后结局可能两个人都很不好过吧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2 楼]  发表于: 6小时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