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返回列表
 
 
  • 阅读:551
  • 回复:9

[刘卫]北方有佳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双茶
 
级别:
布衣
发帖:
5
纵横通宝:
43
经史子集:
15
明堂之令:
2
纵横金锭:
0

     李延年跪在下首,拨弄着琴弦,低声唱着早已编排好的佳人曲。想着平阳公主对他说的话,李延年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唱出的曲子也带了些愉悦的调调。
    “你在宴会上给皇帝唱一曲儿,本宫再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定能保你妹妹入宫得了皇帝的恩宠。”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佳人再难得。”李延年借着宽大的袖子,微微抬眼偷看上头喝得有些多了的皇帝,皇帝的眼中已经表示出了极大的兴味。
    “北方有佳人?哦。。。李延年呐,你这佳人曲唱的佳人。。。真的有吗?”
    李延年欣喜若狂,连忙伏下去回话:“回陛下,臣此曲正是为臣的妹妹所编。”
    “是嘛?竟真有这样的佳人,那便召入宫中吧。”

    李妍坐在铜镜前梳妆,铜镜里的自己脱去了少女的清纯模样,颈间的红痕衬得自己带上了一点儿妩媚的味道。凭借哥哥的一支佳人曲,便能入得宫中,刘彻对她的宠爱似乎也超过了其她妃嫔,甚至隐隐有压过皇后一头的架势。想着卫皇后当年不过也只是一个歌妓,如今凭着姿色,竟也让这卫家整个得了宠。李妍摸摸自己的脸蛋儿,一个大胆的想法逐渐浮上心头。任你卫家再怎么得宠,如今你卫皇后也是姿色渐衰,凭我李妍的容貌,还拉不下你来?今日你卫家有的,他日也是我李家有的!
    李延年入宫时想法竟与妹妹不谋而合,只是李延年终归是年长些,他拉着李妍的手仔细地吩咐。
    “妹妹啊,你不要低估了那个卫皇后,毕竟她有大将军和骠骑将军撑腰,咱们无依无靠的,只能是你了。。。”
    “放心吧哥哥,陛下现在正宠我,不会有事的。”


    卫青坐在卫子夫对面,听卫子夫絮絮叨叨地侃着宫里琐碎的事儿。他知道宫里闷,姐姐需要有个人陪着解解闷儿,便一直没插话,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着茶,听卫子夫侃了半个时辰。
    “青弟啊,你不知道,这新宠的李夫人呐,还真是。。。嚣张的没边儿了。我知道陛下宠着她,我这做女人的也不需要计较什么。。。可。。。可我听说她那个哥哥。。。那个李延年是不是。。。冲撞你了?”
    “没有的事,宫里人多口杂,姐姐不必听他们胡诹。”
    “可那也不是空穴来风啊!那天去给朝臣送果品的丫鬟都跟我说了,那李延年啊故意在台阶儿下惊你的马是不是?”
    “马惊了那是常有的事,哪有那么多说道。”卫青似乎很淡然,没把那件事放心上。
    卫子夫气得拿扇子去扑他。

    天色晚下来的时候刘彻来了,一见卫青也在便传了晚膳,说是要摆个家宴。卫青拗不过他,只得留在宫里一起用了晚膳。宴罢,刘彻陪刘据玩儿了一会儿便要离开,临走时看了一眼卫青,随后轻飘飘一摆手。
    “朕今天心情不错,仲卿陪朕到御花园走走吧。”
    “诺。”

    李妍去了发髻,穿好备好的衣裳坐在宫里等了好久也不见刘彻的影子,心里不觉有些乱。此时正需要刘彻的专宠,而刘彻却左等右等也不来,是不是宠上了哪个新人,还是宿在卫皇后那儿了?李妍越想越乱,忍不住叫过一个宫女,问:“陛下今儿个是宿在哪儿了?”
    “回夫人,陛下今儿个传大将军伴驾在御花园游玩呢。”
    李妍一喜,换了衣服,连头发也没有重新打理便走出去。大将军伴驾?那我今日就闯一闯这御花园,好好刺激刺激这卫皇后的弟弟。
    
    刘彻遣散了宫女太监,身边只有卫青。两人顺着小路在花木掩隐的御花园里慢悠悠地走着,逐渐就走到了水池边的亭子里。刘彻拉卫青坐在池边,月光照射下的水池泛着银白的亮光,漾着细小的波浪。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看,忽然刘彻一扯卫青,卫青没防备,被他拉得身子一歪摔在旁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笼罩在了刘彻投下的阴影里了。
    “朕觉得,今晚的仲卿特别的美,朕想和朕的大将军一起试试共赴巫山的滋味儿,如何?”
    露骨的求欢换来的是卫青一张迅速红起来的俊脸和微微的反抗。腰间一松,猛然发现腰带已经被刘彻强行扯下,卫青想起这是在外面,忍不住去推他。
    “陛下,这是外面。。。”
    刘彻已经浑然不在意了,他俯下身去在卫青颈间轻轻地啃咬,活像一只饿狠了的那啥。刘彻一甩袖子,直接吼道:“在外头侯着,朕不传谁也别进来!”
    这下卫青彻底没了后话。
    刘彻一只手把卫青双手压在一旁,一只手便开始除去卫青的衣物。卫青两手受限,只能挣扎着,却又不敢太狠,怕伤着刘彻。
    “陛下。。。陛下。。。臣。。。唔。。。”余下的话被刘彻堵回了嘴里。剧烈的疼痛把卫青绞得脑海一片混乱,身后不断传来的冲击感一次又一次地顶着他,刘彻霸道地吻着他,把他所有控制不住溢出的呻吟一点不剩吞进嘴里。因疼痛而流出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落进鬓角。刘彻吻着他的脸,顺着泪痕吻上他的双眼。

     李妍一路来到御花园,侯着的宫女太监不敢拦她,她便直直闯了进来。正想出声,却听见了亭子里细碎的响动。李妍躲在花木之后一看,正好看见刘彻搂着卫青,温柔地吻着他紧闭的眼睛的一幕。
    秋风萧瑟,狠狠地拍在李妍脸上,她只觉得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浑身上下麻木成一片,手脚都是冰凉的,眼前只有刘彻轻柔的动作和卫青极力忍耐的样子。她攀着一枝伸出来的花枝,木木地站在那里,不知该不该离开。这时,又听见刘彻说话了。
    “仲卿啊。。。李延年是不是冲撞你了?”
    “。。。没。。。哈。。。没有的事。。。”
    “他故意惊了你的马,苏建他们都告诉朕了。朕让他去了势来给你赔罪怎么样?”
    卫青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像一条濒死的鱼。
    “是朕太宠着李夫人了,难怪他敢那么嚣张,连大将军的马也敢故意去惊。”刘彻抚摸着卫青的脸,忍不住去咬了咬他的耳垂。
    “仲卿知道吗,朕之所以宠着她李夫人,就是为了堵那些个在背后非议你的朝臣的嘴。貌美的女子朕想要还怕没有吗?不过在朕眼里,都比不过仲卿你一个人。朕只是觉得,北方的那位佳人,更像是朕的仲卿。。。”
    李妍呆楞在原地,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还妄想着扳倒卫皇后和卫家,殊不知皇帝宠她根本不是因为她倾国倾城的姿容,那曲哥哥精心编排的佳人曲在陛下眼里也不过是另一个人的陪衬。她看到刘彻慢慢搂着卫青坐起来,朝堂上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没了半点锐气,整个人都靠在了刘彻肩上。刘彻扯过落在席边的衣袍轻轻将卫青裹住,然后把他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往这边走来。李妍连忙躲进一丛花木中,穿过木叶的缝隙,她看见刘彻带着餍足的笑容,抱着瘫在他怀里的卫青,顺着小路径直去了寝殿的方向,身后一阵脚步声,候驾的侍从们已经撇开她,远远地跟在刘彻身后去了。

    李妍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寝宫的,宫女唤她她也听不见,直到涌上心口的恶心感将她唤醒。她扶着床榻,不住地干呕着,宫女慌慌张张地请了太医。太医说,她有了身孕。李妍抚摸着小腹,放在之前她也许会觉得这是上天要她扳倒卫皇后,可此时此刻,她却觉得这个孩子就是来讽刺她,来嘲笑她的。当天夜里,李延年就被拖去净了身,入宫做了协律都尉。
    
    
    次日的早朝,卫青告假不朝,刘彻没有责备,反倒问了问从事怎么回事儿。从事顶着皇帝和骠骑将军火辣辣的目光据实回禀。
    “回陛下,大将军副将说是,大将军昨夜回府后渐渐发了热,本想去请个郎中,可大将军硬说夜深了不必搅扰,于是撑到今早便拖重。。。故告假不朝。。。”
    “朕的大将军是要保家卫国的,怎么能病呢。宣太医令,退朝后随朕摆驾大将军府,朕要亲自探望大将军。”

       大将军府里,才一知道天子驾临,便熟门熟路地摆好了接驾的架势。刘彻也熟,一挥手免了众人的礼便直奔卫青的房间。霍去病更快,早在他来之前就已经回府守着了。刘彻推开门,正想问话就看见霍去病噌地跑过来作势要捂他的嘴。
    你小子胆子贼大了啊,朕的嘴你也想捂!?
    有什么不敢的,舅舅睡着呢!
    刘彻挥挥手,平阳迎上来拉着霍去病便要离开。
    “舅妈。。。舅妈你别拉我啊我还要看舅舅呢。。。”
    “陛下都带着太医令来了还要你干嘛,跟舅妈去看看你舅舅的药,乖啊。”
    见平阳拖走了碍事儿的霍去病,刘彻连忙进去,直奔卫青床榻。
    “仲卿。。。”刘彻拉着卫青的手,半搂着他,轻声的唤着:“先别睡,朕带着太医令来了。”
    卫青让他折腾得睁开了眼,惊觉自己躺在天子怀里,正要挣扎着行礼就被刘彻按了回去。
    “别动!老实说,是不是昨天晚上在水池边受了凉才病的?”
    卫青没力气说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刘彻将他搂得更紧了,叠声传上了太医令给他诊脉。

    太医令小心翼翼地上前去,探着卫青的手腕,刘彻在一边阴着脸。
    “大将军可是昨天夜里受了寒?”
    卫青闻言,不由得脸红了红,却没说话。刘彻见他脸红了,知道他不好意思,便把他揽进怀里。
    “昨夜朕与大将军夜游御花园,在水池边喝了点酒。”
    “那便是了,想必是水池边湿凉,大将军许是饮了酒,内热外凉,肺气失宣,风邪入体。大将军这回病的不轻,若是引出旧疾来更是麻烦,臣给大将军开个温和的方子,大将军慢慢调养罢。”
    “多谢。”卫青闷闷的声音从刘彻怀里传出来,听上去有些哑哑的。
    “行了,开药去,从宫里挑最好的药拿来。”
    “诺。”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返回顶端 [0 楼]  发表于: 04-30
 
 
离线浅阳
级别:
布衣
发帖:
1
纵横通宝:
21
经史子集:
11
明堂之令:
0
纵横金锭:
0

貌美的女子朕想要还怕没有吗?不过在朕眼里,都比不过仲卿你一个人。朕只是觉得,北方的那位佳人,更像是朕的仲卿。。。
————————————————————————————————————
此佳人非彼佳人~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1 楼]  发表于: 04-30
 
 
离线双茶
级别:
布衣
发帖:
5
纵横通宝:
43
经史子集:
15
明堂之令:
2
纵横金锭:
0

    太医开了方,取了宫里顶好的药材来煎了送到卫青房里。刘彻还没有走,他坐在床头揽着卫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会儿说些家长里短琐碎的小事,一会儿又讨论一下国家大事。卫青累极了想睡,但又一直听他在念叨,也一直强撑着没睡过去。侍从端了药上来,黑乎乎的一碗,刘彻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一勺一勺地把药喂给卫青。药力发作很快,卫青喝了药,很快就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刘彻盯着他出神。仲卿的脸色很差呀,刷白刷白的,偏偏两颊又有些红,眼角也有点乌青啊。是该让他休息一段时间了吧。
    “来人,传旨。”

    李妍斜靠在榻上,因为有身子,所以刘彻来了几次都没有要她侍寝。如果没有之前的所见所闻,李妍几乎还要固执地以为她是可以得宠到最后的。那天晚上回宫后知道自己有了身孕,结果第二天早上就传来了一道圣旨,赏李延年去势入宫做了协律都尉。李妍跪在那里,连哭都不会了。她后悔了,如果不是她不知天高地厚,哥哥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一个下场?
    李延年去了势,休息了将近五天才好。一能走了,他便直奔李妍那儿去了。才见到李妍,他便忍不住,声泪俱下地哭诉咒骂:“妍儿啊。。。哥哥恨呐。。。哥哥恨那个卫皇后。。。恨他们卫家啊!你知道他们把我抓去那天为首的那个内侍说了什么吗!他说。。。他说。。。‘好个大胆的奴才,连大将军的马也敢惊,陛下命你去势入宫,权当给大将军赔罪了。’哥哥恨呐。。。妍儿你现在有了身子,一定要保住自己,等着吧。。。等着吧。。。这个孩儿降生那天就是我李家取代卫家的那一天!”
    李妍震悚地看着兄长,她可怜他,却不敢告诉他真相。能怎么说?直接说:“哥哥呀,陛下要你去势不是因为卫皇后,就是因为你冲撞了大将军。我得宠也不是因为我的姿容出众,就算生了皇子也不可能推翻卫家的。”吗?她开不了这个口。李妍攥着裙边想了许久才憋出一句:“哥哥,算了吧。卫家的权势,不是我们撼动得了的。朝堂上有大将军和骠骑将军,后宫里有个卫皇后,咱们。。。咱们算了吧。。。”
    李延年咬牙切齿地说:“什么卫皇后,当初不过一介歌女!那卫青也不过是一个骑奴。。。凭什么他能。。。我不能。。。等着吧。。。没了卫青撑腰。。。这卫皇后还能撑多久。。。这后位。。。必须是你的。。。”说到最后,他的表情已是万分狰狞了。
    李妍吓得说不出话来,忙叫宫人扶自己回后面躺着去了。她埋在被子里,害怕得掉眼泪--哥哥。。。你究竟要做什么。。。

    “王太医!王太医!王太医且留步。”李延年从后头追上来,王行停住了脚步。
    “哦李乐官啊。。。何事啊?是腰疼了还是怎么的?”王行连礼也没有回,他打心眼儿里瞧不上李延年。说得不好听一点,同样是外戚出身,卫青就能统帅三军屡征匈奴,这个李延年就只能在深宫里编排编排乐曲来讨皇帝欢心。卫青和刘彻的事他这个做太医的多少也知道点儿,从卫青被大长公主绑走那一次起,王行就跟这个清清秀秀的少年挂了钩,从建章营到长平侯府再到大将军府,卫青家他也跑了好几次了。每一次他都是客客气气的,也不因为身居高位就带了倨傲的神情,一直都是礼数周全的样子。皇帝那点儿破爱好王行自然也是知道的,王行不觉得哪里不对。医者父母心,他从景帝时做了太医,也算看着刘彻长起来的,刘彻是真心喜欢卫青,不像李延年,玩玩儿罢了。因此王行一直都没给过李延年一点儿好脸色,老头总觉得李延年往刘彻和卫青中间插了一脚,隔应得紧。(简而言之老头被拆了CP很不爽。)
    “王太医哪里话。”李延年陪着笑:“我这不是寻思着大将军病了,我来探探嘛。。。”
    你会那么好心?
    “哦,李乐官有心了。不过,老头我还要赶着去大将军府上,没空给李乐官细讲,告辞。”
    “诶诶诶王太医!王太医这就不对了。延年是真心挂着大将军的,王太医不如成人之美,给延年说说,延年也好去寻些对症的药来给大将军送去啊。”
    呵。。。
    “不必了,陛下已经下旨,大将军养病期间所有药材均从太医院直接取,李乐官不必挂心,老朽告辞。”说完甩开李延年径直走下石阶。
    “这个该死的老头。。。给脸不要脸。。。”李延年愤愤地咬着指甲,心里盘算着从哪里入手:“你油盐不进,我就不相信你徒儿也能这样!哼!”

    入夜,李延年托着一个红漆的盒子摸到太医院,找到一间屋子,闪进去。王行果然不在,只有他的小徒弟在那里磨药。
    “小先生,小先生这么晚了还在磨药呢?”
    “啊。。。李乐官!”小徒弟放下伙计站起来。
    “小先生快坐!其实延年来,是有一事想求。”
    “李乐官不必客气,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就是了。”
    “啊。。。是这样。大将军这些日子病着,我这心里着实有些不适,盼着大将军早日康复,便到宫外寻了一味灵药想送给大将军。可这大将军服的药都来自太医院,延年怕说给王太医听了让王太医给批一顿,这便来求小先生了。。。”
    “李乐官是好心啊!既然这样,那我帮你把这药送去给大将军吧!”
    “小先生不必特意让大将军知道,这药啊。。。随便合在哪里都能生效,小先生只需与大将军的药一起送去便好。”
    “哦。”小徒弟傻傻地点点头,把装药的瓶子收入怀里。

    深秋里难得见了太阳,霍去病从军营里回来,冲了个澡便去了卫青那里。卫青靠在榻上看文书,帐子掀起了一半,阳光柔柔地照进去,暖暖的。宫里的人送了药来,散发着浓浓药香的汤药温温的,霍去病接过来端着往里走。送药的小侍从说请大将军先服药,王太医过会儿就到。卫青见霍去病抬着药进来,叹了口气。
    “再这么下去,舅舅也不用去打仗了,窝在家里天天喝药算了。”
    “话不能这么说舅舅。您得养好病才能去打仗啊!舅舅服药吧,等舅舅好了,再带去病去和匈奴人决一死战,”霍去病坐到榻边,拿起勺子。
    “过会儿再喝吧,舅舅现在不想喝。”
    “那我让他们煮个粥?舅舅今天好不容易有点儿精神了,多多少少吃点儿吧。”
    “好。”
    霍去病搁下碗,欢天喜地地跑出去了。卫青看了一眼那碗药,伸手抬起来,默默叹了一口气,拿起勺子舀了一勺。

    霍去病抬了粥跑回来,药碗换了个位置。
    “舅舅你不是待会儿喝吗?”
    “是啊,尝了一口,喝都不想喝了。”
    “苦吗?”
    “只是苦就好了。”
    “舅舅先喝粥吧。”
    “算了,那药的味儿太冲了,舅舅现在反倒什么也吃不下了,净剩晕了。”
    “舅舅,舅舅你没事儿吧!”霍去病一听,赶紧放下粥跑过去,抽出卫青手里的文书扔到一边,又去探他的额头。
    “没发烧啊?舅舅你是不是累着了!?”
    “瞎说,舅舅又不是病入膏肓了,这么坐会儿就能累着了。”卫青嘴上这么说着,却觉得头越来越晕,身体的重量差不多已经全部压在了霍去病身上。
    “舅舅你脸色不太好啊,要不要我去请王太医过来啊!”
    正说着,王行便提着箱子走了进来。霍去病连忙问他:“王太医,我舅舅怎么了到底?”
    “怎么,哪儿不对了?”王行一听也心慌,急吼吼跑过来,刚跑过来就觉得不对劲儿,旁边这碗药味道怪怪的。抬起来一闻,脸色大变。
    “有人掺了其他东西在这药里!”
    霍去病一惊,忙去看卫青。卫青已经有些神志模糊了,此时正靠在霍去病怀里,眼神已经开始飘了。
    “掺了什么!?”
    “不知道,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办。。。”王行气得把碗重重一搁,突然想起什么来:“霍将军快叫人进宫请杨太医!杨太医深谙药理,只有他才能诊出大将军喝的药里有些什么!”
    听完霍去病连派人快马进宫向皇帝奏报。
    不多时,刘彻拖着杨太医急急地闯了进来,王行立马迎上去,礼也顾不得行,一碗舀塞过去。
    “杨兄快看看,这药里除了我开的房子还有些什么!”
    杨太医接过碗,凑到鼻尖闻了闻,脸色变得有些差。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取过一个杯子,往里面倒了些水和粉末,又用竹片挑了几滴药进去。煞是,一杯清水染成一片乌青。外行人也知道这肯定是有毒的了。霍去病惊得半点血色也无,低头去看怀里的舅舅,卫青已经彻底晕在了他怀里,好不容易有了些血色的脸又变得灰白。杨太医连忙走上去,掀开卫青衣袖,二话不说两根银针扎了上去。
    “所幸大将军喝得少,臣年轻的时候与这毒物有过交集,倒也知道怎么解。陛下不必担心,臣必定保大将军无虞。”
    “治不好大将军,朕便诛了你全族!”刘彻阴着脸,甩出这么一句话:“霍去病你好好守着你舅舅,朕要查他个水落石出!朕要剐了那个下毒的!”

    杨太医三根银针下去,生生止住了毒性继续蔓延。他叫霍去病抱紧卫青,然后甩手两根五寸长的银针从卫青额上蜻蜓点水般掠过。霍去病只觉得怀里搂着的舅舅浑身都在发凉,那两根银针这么一进一出,怀里的舅舅似乎疼得浑身都在发抖。突然卫青一震,嘴角洇出一点黑红,霍去病忙抱起他,轻轻捏住他两颊。混黑的污血从卫青嘴里争先恐后地涌出来,杨太医连忙去了湿布来擦去。换了两块湿布,那些可怕的黑血才止住。杨太医像松了口气,抬过早已备好的药来,亲自尝尝,确认无误后送到卫青嘴边。
    “这毒,太烈。我也是当年四处游历时,在一座荒山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姑娘,她救了差点被蟒蛇拖去吃掉的我,教了我许多奇毒的解毒方法,其中便有这种烈毒。”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2 楼]  发表于: 05-01
 
 
离线写轮之殇
级别:
布衣
发帖:
2
纵横通宝:
1
经史子集:
12
明堂之令:
0
纵横金锭:
0

啊啊啊有新文看,开心!!!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3 楼]  发表于: 05-01
 
 
离线luxinyu
级别:
布衣
发帖:
3
纵横通宝:
3
经史子集:
13
明堂之令:
0
纵横金锭:
0

啊啊啊啊啊求下文!!迫不及待!!!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4 楼]  发表于: 05-01
 
 
离线laike
级别:
禁军统领
发帖:
22
纵横通宝:
3837
经史子集:
305
明堂之令:
0
纵横金锭:
0

好不容易有大将军的文看了,求别坑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5 楼]  发表于: 05-04
 
 
离线双茶
级别:
布衣
发帖:
5
纵横通宝:
43
经史子集:
15
明堂之令:
2
纵横金锭:
0

     “查出来了吗。”
    刘彻半张脸藏在黑暗里叫底下跪着的人不敢出声大气。
    “回陛下。。。是。。。是协律都尉哄骗王太医的徒弟在大将军的药里下了毒的。。。”张汤跪在下头有些发抖。谋害朝廷重臣,这是死罪,更何况害的还是卫皇后的弟弟,当今的大将军,李延年再怎么得宠恐怕也要诛了全族,只是这一族又要扯上后宫里那位倾国倾城的李夫人。张汤只是想想都觉得头大了两圈不止,一咬牙把责任全甩给了刘彻。
    “只是陛下。。。协律都尉该如何。。。”
    “你下去吧,此事不用再管。”
    “诺。”张汤暗自松了口气,这种帝王家自己的事儿谁摊上了都不好做,办得好了那是职责所在,办塌了那是办事不力一不小心还得挨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张汤相当不爱干。

    “春驼,传杨晏。”

    杨晏揣着一颗扑通扑通直跳的心小跑来到甘泉居室门口,听见里头刘彻叫他才低着头进去。
    “大将军如何?”
    “回陛下,臣已经清了大将军体内所有余毒,王太医也开了调养的方子,大将军已无碍。”
    “无碍便好。杨晏呐,你说。。。朕该怎么处置这下毒之人才好呢?”
    “臣不敢妄言。”
    “这也不敢那也不敢,你们还敢干什么!滚吧,从即日起,由你专门负责李夫人怀胎期间一切饮食汤药,每七日报朕一次。”
    “诺。”杨晏心里给自己擦了擦汗,准备告退。
    “朕听说你年轻时为奇人所救,学得药理毒物?”
    “是。。。不知陛下。。。”杨晏脑子里闪过一个骇人的想法,很快又打消了。
    “去吧,你应该知道该如何做。”
    “诺。”杨晏退出甘泉居室,心里,脑子里几乎乱成一锅粥。他想起了当年在荒山之上学艺时的一件事。
    彼时,黑金大氅的女子站在他面前,深灰的长发在山顶凛冽的寒风中飘动,天生的赤目凉凉地看着他。
    “有一味毒,无色无味,怀胎足月的女子若服食满三月,则胎死腹中,若满四月,则难产而死,满六月,则可顺产,生子孱弱痴呆,而此女将日益枯损如被蛀空的腐木,生子半年后必死。此毒可谓歹毒至极,多为后宫女子争斗所用。你可记住了?”

    杨晏觉得揣测上意真是很难。

    刘彻站在甘泉居室的一扇窗边,窗台上躺着一张薄薄的绢帛--枯木,孕满足月而服六月,生痴儿,女死六月后。
    李延年,你不是想扳倒卫家吗?你不是想靠着妹妹和外甥往上爬吗?朕满足你。李妍呐,你就为了你那野心勃勃的哥哥做一回枯木吧。

    “哥哥!你。。。你都做了什么!你就这样去动卫青!?你。。。你不怕陛下杀了我们吗!”
    “妍儿!妍儿你听我说!那卫青毕竟没死。。。咱们。。。咱们还有机会。。。”
    李妍多想现在就告诉李延年实情,但她不敢,皇帝派来的宫女就在背后站着,赤红赤红的眸子一直盯着她,像是在警告什么。
    “哥哥。。。求你了。。。收手吧,卫家不是你我能扳动的。。。再这样下去。。
我怕。。。”李妍牵着李延年的袍角,低声哀求着。
    “妍儿,你快别哭了,小心孩子。只要这个孩子生下来。。。只要是个男孩。。。我们就有机会。。。”李延年愤愤地咬着指甲:“陛下那么宠你。。。你又有了孩子。。。我们一定能成功。。。”
    赤红的眸子带着浓浓的嘲讽无声无息地隐进了黑暗中。

   杨晏端着药踏进李夫人寝宫,宫里放了很多赏赐,角落的铜香炉里燃着淡淡的香,闻起来有种宁静的感觉。杨晏皱了皱眉头,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皇帝还要赐下这么多赏赐给这位李夫人。
    “夫人,请服药。”
    “放那儿吧杨太医,我现在还不想喝。”
    “诺。”杨晏放下药,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李夫人身后厚重的帷帐里绰约的人影,人影抬起手摆了摆,杨晏会意,马上退了出去。
    “娘娘请尽快服药,若皇子有什么闪失,陛下天威降临,我等担当不起。”
    李夫人惊恐地看着面前站着的宫女手里抬着的那碗散发了淡淡药香的药,打着颤看向宫女的眼睛。还是那样凉凉的一双赤红的眼睛,带着她读不懂的神情。李妍认命地接过药碗慢慢喝下去,那药并不苦涩,反而带着蜜一般的甜润和香甜,可在李妍看来却如火辣的热油般,无情地灼烧着她,几乎把她烧成灰烬。
    宫女看着她喝完了药,收了药碗便离开了寝宫,留下李妍扶着榻沿一阵阵干呕。李妍再不顾什么端庄的形象,死命地抠着舌根,想把喝下去的药汁吐出来,却只能卡出一点点黄水。杨晏站在宫门口看着她无用的举动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嘲讽,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转过头,深灰长发的宫女背对着他站着,背在身后的手里把玩着一支细长的红签。
    “姑娘,那香的味道。。。”
    “枯木逢春,闻之清香宁神,实则伤身,如枯木将死而逢春,看似生机盎然,实则不然。春来万物复苏,将死的枯木又怎争得过正值蓬勃的新木?不过死得更快罢了。”
    “杨晏受教了。”
    

    “舅舅!你又想上哪儿去!”霍去病从树上跳下来,拦住了偷偷摸摸牵着马往外走的卫青。
    “吓死舅舅了你。。。舅舅不去哪儿,就是出去走走,真的。”
    “牵着马,披着甲出去走走?”霍去病咬牙切齿地走过去,抢过卫青手里的马缰,马儿不满地打了个响鼻,被霍去病一眼瞪了回去。
    “今天的药都还没吃就想跑出去,舅舅你这是抗旨。”说完,霍去病便伸手抄住卫青,一把把人抱起来,大步流星往房里走。卫青在他怀里挣不开,脸上挂着薄薄的红,只能服软。
    “好了去病,舅舅不去了,把舅舅放下来吧,舅舅还没卸甲呢,你不嫌硌呐?”
    “不嫌。”霍去病一脚踹开门,跨过门槛走进去,轻轻将卫青放在榻上,灵活的手指三两下解开了拴着甲胄的丝绦。
    卫青看着自己被解下来的甲胄,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溜出去了,随即从旁边拿过一卷兵书开始看。霍去病看他消停了,便没逼他躺着,由他坐在那儿静静地看书。
    “舅舅别恼,等再过几天您好了,外甥陪您一起去训营。”
    “舅舅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去病的心意舅舅都懂,不会恼的。”外甥是块宝,人高马大的大小伙儿到了自己这儿那心思简直比女人还细腻敏感,不哄不行。
    霍去病立刻蹬鼻子上脸,换了一副灿烂的笑脸糊上去。
    “去病知道,舅舅这样的好脾气怎么会恼去病呢?舅舅最疼去病了不是妈?”
    “是,疼你,让伉儿他们听见了非得跟你算帐不可。”
    “去病不怕!”
    “去!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儿吵舅舅看书。”
    “卑下谨尊大将军将令!”
    “还贫!”卫青抄起一个橘子扔过去,霍去病稳稳接着,边走边剥橘子皮。
    “谢大将军赏赐!”
    这孩子,熊得没边儿了。

    
PS:不会坑的,但是更新时间会有点长,抱歉,只是个中短篇,长篇暂时没有这个能力。这次时间赶,只能更那么长。文里出现的赤目女到时候会作个解释的。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6 楼]  发表于: 05-14
 
 
级别:
布衣
发帖:
3
纵横通宝:
3
经史子集:
13
明堂之令:
0
纵横金锭:
0

看了楼主另一篇文,本不想说,实在忍不住了!

两文中的卫帅哪是个大将军???需要写的那么弱鸡,才能体现别人对卫帅的珍重?

还有那个什么药,后宫堕胎剧的路数放汉武帝身上真是违和。宫斗堕胎帝王霸道主角弱鸡需要两男做护花使者,何必套在刘卫霍的身上!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7 楼]  发表于: 05-15
 
 
离线无关风月
级别:
御前带刀护卫
发帖:
448
纵横通宝:
21801
经史子集:
5175
明堂之令:
0
纵横金锭:
0

大大加油啊,好稀饭看这些 不自量力的宵小之徒的下场啊O(∩_∩)O哈哈~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8 楼]  发表于: 05-19
 
 
离线luxinyu
级别:
布衣
发帖:
3
纵横通宝:
3
经史子集:
13
明堂之令:
0
纵横金锭:
0

大大,我们还是很想看下文哒,别坑哈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9 楼]  发表于: 05-20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