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返回列表
 
 
  • 阅读:330
  • 回复:1

【泪痕剑同人/卓司】《傀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pyqduck
 
级别:
经略使
发帖:
21
纵横通宝:
11928
经史子集:
931
明堂之令:
1
纵横金锭:
0

曾经萌过的CP,那时只看;现在重新萌上,终于写点什么。发帖的格式都已经不会了
~~~~~~~~~~~~~~~~~
“你为什么不杀我?”
“因为你已经是一个死人。”
司马超群的心彻底冷了下去,眼中滚落的泪水却还是滚烫的。连日的疲累和打击让他眼前一黑,终于倒了下去。
卓东来离去的脚步为之一顿,终于还是回头。

司马超群醒来时,能够感觉到身下的床铺很柔软很温暖很舒适。
但是,舒适不舒适,对一个死人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你醒了。”
司马超群坐了起来。
床前的桌边,卓东来正慢条斯理地喝着酒,桌子上放着几个酒坛。
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
但是,陌生不陌生,对一个死人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司马超群盯着桌上的几坛酒,扑了过去。
“慢点喝。”
司马超群完全没有听见一样,喝得又快又急。
毕竟,一个死人又为什么要听一个活人的话呢。
酒,是他最喜欢的烧刀子,入腹就会像要烧起来一样,何况事先还被卓东来温得热乎乎的。
总是这样。
卓东来做事总是这样细致,尤其事关他司马超群的事情,事无巨细。
酒是热的,入口入腹,身体也会热起来。但是,冷掉的心呢?还能热得起来吗?
司马超群需要一场大醉,但是身体都已醉得甚至无力握住酒坛,意识却是越来越清醒,清楚明白得一如妻儿惨死的事实。
卓东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边,扶住了他瘫软的身体。
司马超群抬头看向卓东来。
“呵,酒里有药。”
“是的。”
“为什么?你还想从一个死人身上得到什么?”
“一个死人又为什么要问这么多呢。”
卓东来的指尖拂过司马超群的脸颊,唇角,托在他的颈侧。
司马超群目不转睛地盯着卓东来,像是第一次真正看清楚他的样子,忽然爆出一阵大笑。
“卓东来,你有病,你真的是——”脖子上一下子收紧的五指中断了他的话。
卓东来的眼睛里只有冰冷。
他最真诚的感情,他仅有的全部的温情,都给了眼前这个人,他最好的朋友,他唯一的兄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第二次,这是今天的第二次,他最好的唯一的朋友和兄弟说他有病。
他手上一甩,司马超群摔在了床榻上。他想要翻身坐起,因为无力支撑却又摔趴在了床上。
床上,雪白的被褥很柔软很舒适。
司马超群刚才醒过来时已经体验过了,现在伏卧床上本来应该也是舒适的,如果不是体内的功力正顺着无力的四肢百骸一点点流失的话。
卓东来坐在床沿,伸手理了理司马超群脸颊边凌乱的发丝,然后手就这么抚着他的后颈,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而一个死人,又何必介意自己是不是傀儡呢。”
“对,你说得很对,好像你说得永远都不会错。”
司马超群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无力所以说得费力,还是真的就是咬牙切齿。
东来。
卓东来。
他的好朋友,好兄弟。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了解他的人,原来还是了解得远远不够。
他睁大了眼睛,想要彻底看清眼前这个人一般。
他就这么看着卓东来俯下身来咬上他的嘴唇。
英雄无泪,所以只有流血。
唇上的血。
身上的血。
曾经的大英雄,如同羔羊一般任人宰割。
疼痛和屈辱,让司马超群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
他试图闭紧鲜血淋漓的双唇,不肯放任自己的呻吟,却终究是在意识逐渐混沌中不知不觉逸出一声:“东来……”
东来。东来。东来。
亲近而不亲昵。
这世上就只有这么一个人是这样称呼他的。
畏惧他的人称他一声卓爷、卓先生,憎恨他的人叫他卓东来、魔头。
司马超群唤他东来。
只有司马超群。
一滴泪滴落,落在司马超群的嘴角边,混合了鲜血。
“司马……”
卓东来低头,吻上他的唇角。

英雄无泪,枭雄无情。
英雄无泪,或许只因未到真正情深之处。
枭雄无情,或许只因未有可以深情之人。
谁又能说得清呢。

司马超群的事情,卓东来一向都是亲力亲为。
昏睡中的人不出意外地发起热来。
卓东来亲手给他上药,擦身,换衣,就像当初司马超群照顾受伤的他一样。
当初的司马超群——
他又一次想起了陈年往事。
那些无关紧要的陈年往事。
外面,天已经亮了。
天亮了,他也应该去做该做的事情了。
卓东来没能立刻走出去,因为一句称呼。
“卓东来。”
他停下脚步,回身。
司马超群不知道已经醒了多久,正侧过头看着他。
曾经的兄弟,朋友,如今又是什么?
他微微抬手,腕上的镣铐扯动连接在床头的锁链,响动过后,他的手跌回床上。
“一个死人,一个傀儡而已。你怕什么?”
司马超群忽然笑了,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甚至还闪过了一丝光芒。他虽然虚弱,镣铐加身,因为高热甚至意识都不是十二分的清醒,但他的眼睛仍然清澈,仍然黑亮,最耀眼的宝石都比不上这双眼眸。
卓东来太熟悉这双眼睛里的光芒,因为这是他从第一次见到司马超群以来,曾一直在他的眼睛中看到的东西。那是斗志,永不服输的斗志。就在昨天,在司马超群溢满泪水的双眼中,这种光芒一度消失了。所以,他会说他已经是个死人。现在,这一闪而过的耀眼光芒让他感觉自己不知是欣喜多一点还是担心多一点。
他怕吗?会怕吗?应该怕吗?怕这闪现的光芒?
司马超群。
司马超群!
最初的相遇以来,他就一直是他的光啊。
就像他不能杀死自己一样,他又怎么能湮灭自己的光。
怎么能舍得……
但是他是司马超群。
有着独一无二特质的司马超群。
是就算武功只剩一半也会成为人人敬仰的大英雄的司马超群。
是不管处于任何环境都像图画中的天神一般的司马超群。
是即使镣铐加身武功全失也绝不会永远当一个傀儡的司马超群。
到最后,死人仍然只会是一个死人。
他,应该怕。
司马超群没有听到回答,或者他本就没有指望听到回答。这一天一夜,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身心都遭遇了重创。他实在是累了,实在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或许就这么永远休息下去。
司马超群闭上了眼睛,于是他没能看到卓东来的动作。
“你说得对。”
卓东来缓缓地用手指擦去了堪堪溢出眼眶的一颗泪滴。
“天下无双的司马超群,何需用上锁链这样的东西。”
他缓缓地取掉司马超群手腕脚腕上的束缚,手指轻轻抚摸着镣铐在他手腕上留下的印记。他知道,更多的伤痕更多的印记,掩盖在蔽体的柔软布料之下。
司马超群就像睡熟了一般任由他动作,但卓东来清楚地知道他的意识像他一样清醒。
他俯下身,左手贴着司马超群的脸颊,右手贴着司马超群的胸口。掌心下,是蓬勃的跳动和灼人的热力。
卓东来在等。
他在等司马超群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
他没有等太久。
司马超群睁开了眼睛,平静无波的双眸中清晰地倒映出卓东来的面容。
卓东来看着司马超群的眼睛,就像看着一面镜子。
镜中是他。
只有他。
他的手稳稳地执着自己随身的短刀,无声无息地插入司马超群的心脏。
他的唇轻轻地贴着司马超群的嘴唇,无声无息地说着一句话。
“我一生做的唯一一件错事,就是让你娶了吴婉。”
现在,你的眼中就只有我。
只能是我。

几日后,消息传遍整个江湖。
卓东来和司马超群决裂,司马超群不知所踪。
卓东来杀了死而复生的吴婉,杀了罪魁祸首的知音,最后用泪痕剑杀了自己。
没有了司马超群和卓东来的大镖局,渐渐在江湖中销声匿迹。
END

题外话:纵横道算是我比较早注册的一个论坛,时过境迁,现在也只是偶尔会上一下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曾经的清风梦影,那里是不是我注册的第一个同人论坛现已记不清了,但肯定是我第一个认认真真写文发帖上得也是最勤的一个地方了,也是我唯一一个权限已能进肉文和真人板块的论坛。现在,却是再也找不回那个地方,不免生出一点世事沧桑的感觉。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返回顶端 [0 楼]  发表于: 04-04
 
 
离线lenawind
级别:
经略使
发帖:
186
纵横通宝:
6448
经史子集:
10442
明堂之令:
9
纵横金锭:
0

文笔真好,多年来我一直也是喜欢这个CP的,QF已经没有了是可惜啊。巧的是今天突然想上ZHD来看看,没想到还能看到我爱的CP的新文,感动哭!作者大大抱抱!
只看该作者 返回顶端 [1 楼]  发表于: 04-19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